龙鱼传奇:被奉为“龙”后 一条鱼如何度过一生 _盖德乡信息网

      <kbd id='jgnhp'></kbd><address id='4Xgvw'><style id='U2PJe'></style></address><button id='PNG3O'></button>

          返回首页 原创联播 美丽中国·千城联播

          龙鱼传奇:被奉为“龙”后 一条鱼如何度过一生

          点击:51956
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龙鱼传奇:被奉为“龙”后,又选美又整容

            “2019年11月20日,神龙嘟嘟驾崩……中国再无龙王。”

            仰慕者们为“龙王”制作了小视频,形容它是“巨星陨落”,背景音乐里唱着:有一种悲伤/留在我过往/无法遗忘。

            网友们在论坛里点起蜡烛自发悼念,有人熬了一夜为它画像,有人马上订了机票要去给它讨个说法。

            “龙王”嘟嘟是一条鱼,这种原产于印度尼西亚的野生鱼,学名美丽硬仆骨舌鱼。但在中国,它被请进硕大的玻璃鱼缸,还有了一个更富传奇色彩的名字——龙鱼。

            在龙鱼爱好者眼中,龙鱼长着挺翘的胡须、坚硬而闪光的鳞片,外形具有龙的特质。加上威武霸气的游姿、捕食时凶猛的姿态,它在神韵上与神话传说中的龙更像了。

            因为龙的缘故,与鱼相关的一切都显得美丽而神秘。龙鱼身上的鱼鳞叫“龙甲”,两根触须叫“龙须”;养殖、售卖龙鱼的人叫“养龙人”;介绍、展示龙鱼的论坛叫“龙鱼之巅”,简称“龙巅”;介绍龙鱼资讯的杂志,封面印着大字“龙行天下”……

            自上世纪90年代起,有眼光的鱼商、腰缠万贯的富豪和爱鱼的人纷纷加入“养龙人”行列,希望借助这些鱼免除灾祸、获得财富与运气。他们出手豪迈、一掷千金,用人的喜好与想象开拓、培养出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中国式龙鱼市场。

            “既然来了,死也要战死沙场”

            11月20日,第23届中国国际宠物水族展在上海开幕,展会面积13万平米,有23个国家和地区的1400多家企业参展。最引人注目的是会场二层正对着大门口的位置——龙鱼赛区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一场奖金总额接近90万元的比赛,总冠军能现场领走18.88万元现金。冠军奖杯的主体是一条腾飞的鱼,带起水花,象征着“龙腾飞跃”,除了斗拱、云纹、华表等装饰,底部盘踞着4条龙。在官方发布的介绍里,这座奖杯由青铜打造,外附金箔,仅设计费就花了几十万。它被摆在一个透明玻璃柜台里,四角打着射灯,就像珠宝店里展示的顶级首饰。

            为了这场比赛,100多条龙鱼被装在透明包装袋里,通过航空运输箱从广州、郑州、北京、长沙等地赶来。有的鱼因为长途运输呕吐,有的鱼脱了颜色、掉了鳞片,有的鱼撞断了尾鳍,还有一条鱼眼睛上蒙了浑浊的白色——运输途中的水质太差了。

            鱼商远航是从1000多公里外的河南赶到上海的,带着令他骄傲的鱼:嘟嘟。嘟嘟是一条体长接近65厘米的红龙鱼,因为下颚发达、嘴唇厚,看起来总像嘟着嘴而得名。此前,嘟嘟曾在印尼的大型龙鱼赛事上蝉联6次冠军,被称为“龙王”。2016年,为了备战第一届龙鱼大赛,远航将它从印尼坤甸买下,“一辆高配路虎就干进去了”。

            这次来上海,远航期望嘟嘟能为自己赢来荣誉。出发前,公司里的每个人都跑过来和它打招呼:路上别折腾啊!你到那边得争气啊!远航亲手为它打包,这是其他龙鱼没有的待遇。

            在那段出发前打包的视频里,这条硕大的龙鱼在水里焦躁地转圈,不愿钻进塑料打包袋。它把脑袋伸到袋口后犹豫了11秒,才一股脑扎进去。有人猜测它是不想走——“龙王”知道这是一条不归路,犹豫不决,但最终为了帮主人实现理想,它毅然决然钻进了袋子。

            远航和嘟嘟是11月19日到达比赛现场的。11月20日上午8点19分,远航就接到了比赛现场工作人员的电话。当时他正在酒店吃早餐,刚把饭菜放到盘子里,电话里就问“你有一只20号的大鱼死了,要不要捞出来?”

            20号是嘟嘟的编号,远航哭了,崩溃了,在电话里发脾气。鱼商见过的死鱼太多了,鱼场里几千条鱼,他觉得一年死个一二百条“都不算事”。但嘟嘟死了,他接受不了,嘟嘟是冠军鱼,是公司的招牌和灵魂,是过去几年最好的品牌象征。

            赶到比赛现场,远航见了嘟嘟最后一面:它被装在一个塑料袋里,肚皮上翻,两条漂亮的前鳍漂在水面上。远航在手机里保存了现场工作人员为嘟嘟拍下的最后的照片:它被平放在白色的塑料板上,通体鲜红,眼睛还很有神。

            死去的“龙王”没能夺冠,最终的总冠军是一条从深圳远道而来的龙鱼,身长67-69厘米,比菜市场里常见的鲤鱼、鲫鱼大不少。它通体鲜红,鳞片闪光,颅顶宽阔,尾鳍舒展,人们说它“霸气、雄伟、凶猛”。

            中国渔业协会龙鱼分会会长文建强以赞许的语气点评了这条鱼:刚来的那天,它掉了颜色,浮在水面上转悠,就有人劝主人,拿回去吧,不能比赛了!但鱼主人说,“既然带着鱼来了,死也要死在缸里,就要战死沙场。”

            没想到第二天,这条鱼以最后一名的成绩进了前四强;第三天它挺过来了,还拿了全场总冠军,为主人赢得了18.88万元大奖。

            鱼化“龙”

            和嘟嘟一样,冠军鱼也来自印尼,两年前主人林剑买下它时,它才3岁,已经是两场比赛的冠军。直到这次比赛前,它一直被养在印尼,那里是龙鱼的原产国,水质、环境等更适宜龙鱼生长。

            在印尼,龙鱼属于野生鱼,四五十年前基本被拿来食用。人们抓住这些鱼,风干、腌制,做成鱼干拌饭。

            据印尼鱼商付老介绍,在印尼时,龙鱼的名字和龙一点都不沾边。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逐步发展为观赏鱼时,新加坡人或者中国香港人才将它取名“龙鱼”,“不过具体情况现在都不可考了。”

            被赋予了龙的名字后,这种珍稀鱼类的种种特质都被挖掘出来,人们说它的身体雄伟、长寿,气质尊贵,繁衍历史古老而神秘。台湾出版的龙鱼杂志称它“超出了普通观赏鱼,成为一种顶级精神寄托动物”。

            鱼商赵鹏相信这些,他把龙鱼的鱼鳞叫“龙甲”。龙鳞坚硬,一条30厘米长的龙鱼,鳞片拔下来晾干后会收缩成一个卷,可以切断人的指甲。龙鱼嘴下的两根触须则被称为“龙须”,品相好的龙须必须等长等宽,还要笔直地伸向前方。赵鹏认为,它们能够体现“传说中龙在祥云里穿梭的感觉”。

            既然叫龙鱼,就要有龙的精气神。“比如你给龙鱼喂蜈蚣,蜈蚣漂在水面上不挣扎的时候,龙鱼不会吃。”赵鹏说,龙鱼要等蜈蚣沉到水底,挣扎得越厉害,它就越喜欢,“它围着蜈蚣绕圈,看准之后,扑上去一口就把蜈蚣吞了。”

            再比如龙鱼打架时,每条鱼都不服输,总是互相追着尾巴咬,直到分出胜负,“这是反抗精神”。但两条鱼打完架分出胜负后,赢了的那条不会趾高气扬,只是偶尔压制输家,“就是我不侵略你”。

            有了龙的加持,人们买鱼也不再仅仅为了观赏。付老访谈过几位从鱼场买了龙鱼的本地客人,他们相信,龙鱼能为主人挡灾。

            鱼友老虎也相信这样的事。他有个关系挺好的朋友,结婚当天的一大早,龙鱼在缸里一通乱撞,最后跳缸摔死。他忙着结婚,没在意这些,结果去往婚礼现场的路上一辆大货车侧翻,婚车被压在下面,新郎新娘都没了。老虎相信,跳缸的龙鱼是在提示风险,他认为那个朋友“那天就不该出门!”

            但有时发生这样的事是因为主人没关好鱼缸盖子,“这纯属是人祸”。

            传入中国后,龙鱼除了挡灾还多了一项功能:招财。鱼友们讲究,金龙管官运,红龙管财运;龙鱼的鱼缸放在凶位能挡灾,放在财位能招财,放在吉位能助长运势。

            赵鹏说,有位客户找他买鱼时,公司年销售额大约2000万,养鱼后很快破亿。“那个人的生意后来越做越好,鱼也越养越多,公司的接待区、办公室、会议室,都放了鱼缸养鱼。会议室的桌子有十二三米长,对应的墙壁上放的都是鱼缸。”

            香港鱼商李伟廉遇到过这样的老板,要请一条鱼回去“镇住他的公司”。有一位大老板,100多平米的办公室,家具就值上百万,请人来看了看说就差一条鱼。老板马上来了鱼场,到处看鱼,看见有条凶的,“这个厉害!还咬我手!那个敢瞪我!”老板掏出几十万把鱼接走了,但实际上只要有陌生人把手伸进鱼缸,每条鱼都得来一口。

            与龙鱼有关的讲究也越来越多。

            赵鹏记得,2012年左右,有三个人来店里买鱼,点名要配“四大神兽”:“青龙”是马来西亚河流里的野生青龙鱼;“白虎”是身上有老虎一样黑白相间花纹的虎鱼;“朱雀”其实是红鹦鹉鱼,但背上要有一点残缺、有个豁口;“玄武”指的就是本意乌龟。

            远航也碰到过讲究的人,一个山西的煤老板掏了上百万,派下属来凑“九龙壁”——9条身长40厘米以上的红龙鱼。他还听过“二龙戏珠”,是两条龙鱼配一条鹦鹉鱼;“龙凤呈祥”,是龙鱼和飞凤鱼混养;“天龙地虎”,则是一条龙鱼配一条虎鱼。

            富人的游戏

            文建强曾在文章里谈到,2005年,中国大陆龙鱼销量已经占世界龙鱼产量的30%,2006年超过40%,一跃成为龙鱼厂商最大的客户。

            去年,李伟廉到印尼选龙鱼,鱼场里都是十几厘米长的小鱼。鱼场的人说,还在含卵阶段,这些小鱼就被中国的鱼商预订了。几天时间里,李伟廉在印尼转了一圈,80%的龙鱼都被中国人订走了。“其实中国水质硬,不适宜龙鱼生长。但最好的龙鱼,几乎全都来了中国。”李伟廉说。

            在国内,养龙鱼的多是有钱人,文建强遇到过许多大客户。有的客户鱼缸很大,18米长、5米宽、1.8米高,占地90平米,里面养了200多条龙鱼。那时候还没有微信支付和支付宝,刷银行卡都困难,客户每次拎一袋子现金过来,以百万为单位地买鱼,一次带走20多条。

            北京城里最有名的龙鱼玩家,缸更大——一个能容纳300吨水的大缸。他是先找人做好鱼缸后,在缸的基础上盖起了一座房子,行内人将其形容为“把狂野的亚马孙掰下来一角放地下室了”。

            老虎在北京的时候,养了12条红龙,分了10个1.5米的大鱼缸,把家里搞得像个水族馆。他给鱼吃基围虾,35块钱一斤,12条鱼一天5斤,还得自己动手去头去尾、剥壳,把虾身剪成小段。

            换水、开灯也都要钱。老虎说,自己一个月要用掉400吨水;电费方面,一个灯管40瓦,一个鱼缸6个灯管,再加上100瓦的水泵和300瓦的加热棒,都要24小时开着,一个鱼缸就相当于五个180L的大冰箱。七七八八加起来,一年的开销在10万元以上。

            2005年刚开始养龙鱼时,对着这么金贵的鱼,赵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每天照常喂食、换水。突然有一天感觉来了,他看着龙鱼在水里游,“全身看起来像会发光一样”。

            从那时起,赵鹏整天泡在鱼场,刷缸、喂鱼,总觉得没做什么时间就过去了。有时候熬得太晚,他不想回家,就直接睡在鱼缸边的沙发上。听着缸里的氧气泵“咕嘟咕嘟”往外冒泡,睡觉都觉得舒坦。

            颜欢从2008年开始接触龙鱼,前前后后投了30万。有人说“鱼的记忆只有7秒”,但颜欢相信,鱼认识他。每次他拿着盆子给鱼喂食,那条红龙鱼都会在水里激动地到处游,鱼食刚一丢进去,它就冲上去撕咬。

            老虎也相信鱼是有性格的,通过外貌,他能准确分辨出自己养的每一条鱼。有一条大个头的红龙鱼,喜欢趁他擦鱼缸的时候游过来,轻轻咬他的手逗他玩儿,咬一口就慢悠悠地游跑了。

            还有一条“贼眉鼠眼”的鱼,离着老远就憋着坏心思,“缺德带冒烟儿的”。一次老虎擦鱼缸,它蹭过来一口咬住他的手背,不松嘴,甩着脑袋撕那块肉。等老虎把手从鱼缸里抽出来,被咬掉一圈皮,血流到手腕上,缸里都红了。

            老虎生气了,一把抓出那条鱼,用鱼缸刷子把抽它,嘴里喊着“今天给你红烧了”。鱼被打了一顿又被丢回缸里,以后再见到老虎擦缸,转头就躲开。

            老虎遇到过一条活了27年的龙鱼,鱼主人是个老头。去世前怕儿子养不好鱼,特意写了遗嘱,叮嘱儿子千万把鱼送到老虎家。但老虎那阵子忙,没顾上去老头家接鱼,几天后,鱼先在家里绝食,之后撞缸,就这么跟着老头去了。

            中国式养“龙”

            田野是国内最早的一批龙鱼玩家,养鱼20年了。他喜欢把一条小鱼从十几厘米养到几十厘米的过程,等它长大,看它颜色变红,通过喂食、换水等调养它的身形,就像养个孩子。

            最长的一条鱼,田野养了11年。“红龙鱼差不多从一两岁开始变红,但是要到五六岁才发色完成,如果你努力,它一定会回馈你,会变得很漂亮。”

            在印尼、日本等国家,田野式漫长饲养龙鱼的过程是常态,在一个主人家里养到十多年的鱼比比皆是。但在中国,人们急于求成,嫌买大鱼太贵就转而买小鱼。可养小鱼的人又等不及把它们养到自然成熟的年纪,巴不得红龙鱼一生下来就是红色。

            为了让没到年纪的小龙鱼变美,国内的龙鱼爱好者有了许多发明:饲料催熟、上药水,还有给鱼吃青蛙、吃蛤蟆、吃蜈蚣的,因为人们相信,这些手段能让红龙鱼提前变红。

            2013年有人发明了一种灯,通过强光照射,龙鱼能够很快上色——人们给它起名“阿拉丁神灯”。但24小时暴露在强光下,鱼会减损寿命。就像这次比赛的冠军鱼,虽然只有5岁,但长期灯光照射已经让它头皮发皱,提前衰老。

            龙鱼中的另一大类金龙鱼,野生品种身体为金色,脊背上是黑色的褶皱。唯有马来西亚贴近加里曼丹的海域中有一种特殊的金龙鱼,一条金线从鱼头延伸到鱼尾,叫做过背金龙。

            鱼商们发现,过背金龙能卖出更好的价钱,但是原产量太少了。于是有人让金龙鱼和红尾金龙鱼杂交,培育出了假冒的过背金龙,田野觉得,那样的鱼“已经没法看了”。

            田野是见过野生金龙鱼的人,金光闪闪,鳞片底色里混着蓝、紫、绿,非常丰富,鱼转弯的一瞬间,几种颜色都能呈现出来。但杂交后的金龙鱼,鳞片没有光泽,底色也不够丰富,“黄不拉几的,鹅黄、浅黄,都没有金属感。”

            大批量杂交金龙鱼,加上一个鱼场内同一批鱼持续繁殖,近亲产生后代的概率越来越大。2012年左右,金龙鱼的品质越来越差,价格持续下跌,龙鱼爱好者们开始转而追捧红龙鱼。但田野认为,红龙鱼很快也会被摆上同样尴尬的位置,“再这么搞下去,红龙的下场就是现在的金龙。”

            除了催熟、杂交,一些养龙人甚至追求那些有先天疾病的鱼:眼睛畸形的叫“盲龙”,连体畸形的叫“双头龙”,得了白化病的叫“雪龙”;腮盖透明的叫“熊猫龙”……

            老虎说,有一种“鲨鱼嘴”的鱼,下唇比上唇长,就像人类的“地包天”。因为品相不过关,这种鱼一出生就被丢进下水道,在印尼俗称“下水道鱼”。但到了中国,人们开始追捧它,甚至卖出更高的价钱,叫做“天下第一嘴”。还有一种脊背畸形的鱼,脊柱短,长不大,被人们取名“福龙”。普通龙鱼能长到六七十厘米,福龙很少超过50厘米,因为个体小,它的内脏挤在一起,往往只能活3年。

            中国市场的喜好传导回印尼,直接影响了当地鱼场。印尼鱼商特里斯说,有段时间,中国鱼商喜欢前鳍向两边飘荡的龙鱼,于是,印尼鱼商们会折断鱼的前鳍,让它保持“美丽的下垂”。

            龙鱼选美

            2016年的国家“十三五规划”提出发展休闲农业,文建强响应号召,赶在上半年的最后一天成立了中国渔业协会龙鱼分会。4个月后,龙鱼分会牵头举办了第一届长城杯世界龙鱼锦标赛,为龙鱼选美。

            为了这场比赛,文建强用3个月制定出一套详细的评分标准,做成了一本20多页的册子。比如龙鱼的眼睛必须大小一致,比例适中,位置对称,不会朝上或朝下翻,不能浑浊;龙鱼的嘴部要完整,上下颚要密合,不能有空隙,要互相对称……

            为了符合龙鱼的审美标准,人类开始改造龙鱼,给鱼做手术。远航曾在某届龙鱼比赛时做过裁判,他记得赛前专门讨论过这个问题:到底该不该给鱼整容?

            “就像香港小姐比赛,那你说素颜能比吗?”远航说,讨论的结果是整容手术没有问题,“再漂亮的人、植物都要经过后期调整,鱼为什么不可以?唯一的标准是手术算不算成功,能不能让人一眼瞧出来。”

            这届龙鱼比赛当天,有一条鱼颜色血红,身形匀称,唯一不好看的地方是眼部——眼睛上翘,眼神呆滞,没什么精神。鱼商付老一眼看出它做过手术,而且操作失误伤到了神经,最终它没能进入前四名。

            赵鹏是少数能为鱼动手术的人之一,六七年里,他为上千条龙鱼整过容。有的鱼鳞片长歪了、尾巴撞断了、胡须不一样长,他都能帮它们修正过来,用手里的一把剪刀为鱼们定制标准化的美丽。

            今年10月,赵鹏在石家庄的水族店里为一条龙鱼进行了“吊眼”修补手术。他把麻药倒入白色的塑料泡沫箱内,搅拌均匀,随后放入一条大约20厘米长的龙鱼,不到半分钟鱼就晕了。赵鹏左手四指微微弯曲握住鱼头,大拇指摁住鱼眼,右手拿出一把修剪衣服线头用的U形弹簧剪刀,刀口和鱼的眼眶齐平,一剪子下去,鱼眼附近多余的脂肪就被剪掉了。

            做完手术的鱼,伤口上会被撒上杀菌用的黄粉,被兜着的头放在充氧泵附近等上五六分钟,醒过来就没事了。但赵鹏做过手术的鱼,也有没醒过来的,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哪里出了问题。

            “可整容难以避免啊。”赵鹏说,“别人的猫选美前都洗澡,你的猫不洗澡就上台了?”

            为了长途跋涉参加比赛,大部分鱼要在比赛前半个月停止喂食,以防止运输过程中呕吐或排泄。老虎说,龙鱼饿一个月都不会死,只要打包得当,经常性的长途运输也不会造成损伤。

            但11月19日的比赛会场旁,一条红龙鱼在运输过程中氧气不足,刚到场就缺氧了,眼神呆滞,放进鱼缸里直翻肚皮。店员站在旁边抢救,一只手扶着它的身子,脑袋凑到送氧装置前,边上围了一群人,每个都在祈祷:快张嘴喘气呀!这条鱼可值好几万呢!

            抢救持续了近40分钟,鱼的嘴巴动了几下,店员试着松了手,没想到鱼肚子又翻上来、脑袋反而沉了下去。这条鱼没救过来,被人从缸里拎出来放进垃圾袋,直接扔进了门口的湿垃圾桶。

            与这条默默离开的龙鱼相比,嘟嘟的死大概要算“惊天地泣鬼神”了。远航看到,所有人都在转发嘟嘟的消息,“整个‘龙巅’都是这个”,圈里不管认识的、不认识的网友都加了他的微信,劝他千万别伤心,有人来到展位上,劝说他,嘟嘟也算是“做了最后的贡献”。因为死,远航和公司在圈子里又火了一把。

            在远航的形容里,嘟嘟是公司的镇宅之宝,是古时候放在屋里的尚方宝剑,是丐帮的打狗棍。“现在丐帮帮主还在,成员也在,但是棍丢了。”

            死后的嘟嘟,依旧被泡在水里,放在一个白色的塑料箱子中,和它活着的时候一样。接下来,它还要经历几次迁徙,被送到一位有名的标本商那里,被泡进药水、剖开肚子、掏出内脏,只留下漂亮的、鲜红的、被人宠爱的身体。

            它会成为一具美丽的标本,将自己最后一次奉献给主人,永远陪着公司里的所有人。

            (文中赵鹏、老虎、田野、付老为化名)

            新京报记者 卫潇雨 李桂 上海、河北石家庄报道

          【编辑:叶攀】
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(1032)
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(39502)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热点内容
          1 2 3 4 5 6 关于我们  |  本网动态  |  本网服务  |  广告服务  |  版权声明  |  总编邮箱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网站地图  |  返回顶部